2020中国将成为高收入国家

今日头条 英才杂志 2015-06-13

2020中国将成为高收入国家

如果没有收入增长来支撑,个人会破产,国家会出现金融经济危机。

在“新常态”下,传统商业中有竞争性的劳动密集型产业依然是我们的优势,但很多产业也面临产能过剩的状况,这种情况下怎么继续推动中国经济的发展?舆论有不同的判断和争论。

一种说法是我们现在既然产能过剩,就应该改变经济增长模式,从过去投资拉动转为以消费拉动为主。这个提法值得讨论,但我个人持不同意见。

消费当然非常重要,也是经济发展的目标。但如果想用消费来拉动经济,它的前提是收入必须要增长。如果收入没有不断增长,那么用消费来拉动经济,开始的时候可能用自己的积蓄维持一段时间,过一段时间继续要用消费拉动经济增长,就开始要借债。借债越来越多,到了还本付息的时候,如果没有收入增长来支撑,个人会破产,国家会出现金融经济危机。实际上2008年的国际金融危机,都是那些消费过快的国家。

在这种情况下怎么来拉动经济增长?消费增长的前提是收入水平不断提高,收入水平不断提高是由于劳动生产率水平的不断提高支撑的,劳动生产率靠的是技术不断创新,产业不断升级。技术要创新、产业要升级,都是要投资的。

我们现在有很多产业死掉了,还有不少产业产能过剩。这种情况下怎样投资,才能让我们的劳动生产率水平不断提高?从世界银行回来以后,我一直在提倡新结构经济学。我想从新结构经济学的角度来看,我们国家当前这个发展阶段,投资应放在哪里?

▶五类产业的升级

从新结构经济学的角度,我把中国这样中等偏上发展中国家的产业,分成五种类型。

第一种是跟发达国家还有相当大差距的产业。2014年中国人均GDP7600美元,美国55000美元,德国46000美元,日本38000美元,韩国20000美元。

我们跟发达国家还有这么大的差距,就代表我们的技术水平、产业附加值水平,跟发达国家还有相当大的差距。我们还处于追赶的时间段。对这类型的产业,我们怎样进行产业转型升级?基本上分为三种方式。

第一种方式是跨国并购。既然跟发达国家有技术差距,有产业附加值的差距。那么我们能得到发达国家同一个产业当中企业的技术或者是产品,就可以提高我们的技术水平。比如三一重工到德国并购一些企业,还有吉利汽车到瑞典。这是投资推动产业升级的一种方式。

还有就是到海外设立研发中心。现在发达国家经济普遍不太好,如果到那里设立研发中心,当地的政府是很欢迎的,而且在当地很容易雇用到拥有技术的工程技术人员,还有企业的人员来研发。

再者是招商引资。这些国家的产业技术水平很高,附加值比我们高。中国现在每年出口贸易四万多亿美元,进口两万多亿美元,去掉了原材料、石油等大宗商品,还有两万亿美元都是附加值比我们高、技术比我们高的产品。

如果把这些产品招商引资到国内生产,那就变成了我们的产品。外国企业到中国来生产,马上可以进入到全世界扩张最快的市场。工资成本会降低,进入中国市场,而且可以使用中国生产基地,实现双赢。

第二种产业类型是当前已经比较前沿的产业领域。应该说中国有些产业的技术水平已经属于世界最前沿,或者是跟世界前沿的差距非常小了。比如家电产业,技术已经在全世界比较好。这些产业,还想维持国际领先地位,就必须自己研发新技术、新产品。

但首先必须要有基础科研的投入,需要国家支持,发达国家这么做,发展中国家也必须这样做。还要不断开拓国际市场,把你的产品卖出去。更好地开发当地市场,在当地设立一些生产基地,甚至设计一些文化融合措施。

第三类,我称之为退出型产业。基本上包含两种:一是劳动力密集型产业,现在随着比较优势的提升,应该要退出了;二是产能过剩的产业,这时候就要退出。

但绝大部分加工型的企业,应该转到国外成本比较低的地方去。最近我常常讲,对中国的加工业最好的转移方式应该要到非洲。我们是一个13亿人口的大国,当我们在劳动力密集型产业上面出现了比较优势,可以考虑转移出去。非洲有50亿人口,大量的劳动力,在这种情况下企业抱团,地方政府帮忙,到非洲一些地方是可行的。

其次,可以沿着“一带一路”走出去投资。比如到巴基斯坦实施的460亿美元投资计划,包括钢筋、水泥、电解铝等等,可以把国内产品销售到那些地方去。

第四类是弯道超车的产业,这类产业是以人力资本的投资为主,研发周期短。金融投资需求相对多,比如互联网、手机移动通讯等。这种人力资本为主,研发周期比较短的产品,实际上就是弯道超车。这方面产品转型升级,国内还有不少的优势,我们人多,工程技术也多,这是第一个比较优势。另外,我们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,市场足够大。而且,硬件制造能力很强。

第五类就是战略产业,这跟发达国家之间的产业有差异,战略性产业研发周期长。比如国防安全,飞机制造等都属于研发周期特别长,十年、二十年才研发一个产品。对这类产业需要国家保护补贴,各个地方政府可以围绕这些战略型产业的发展给他配套。

摆脱中等收入陷阱

新常态下我们有具有比较优势的产业,也有不少产能过剩,但是转型升级的机会很多,这些转型升级都能提高我们的劳动生产率,提高我们的优势。

到国外收购,弯道超车,不管哪一种投资,都需要金融的支持。如果金融家能够用手中的资金,沿着我上述讲的五类型产业支持升级,那十八大提出的2020年目标应该可以实现。

我相信到2020年,国内生产总值在2010年的基础上翻一番,城乡居民收入在2010年的基础上翻一番,2010年是4000亿美元,翻一番是8000亿美元,现在已经比2010年的时候上升了4%,如果再升7%—8%,2020年我们的人均GDP应该可以达到12615美元。按照国际指标,我们就变成了高收入国家。也就是说完成从低收入进入到中等收入的转变,摆脱中等收入陷阱,这是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一个非常重要的指标。

而且到2020年,如果我们达到12600多美元,按照汇率计算,我们也将是全世界最大经济体,最大经济体会给我们金融发展提供最好的机会。

(作者系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名誉院长,本文根据其在北京大学全球金融论坛上的演讲整理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