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现实版祁同伟、现代版武则天”——邓文迪:绝非花瓶那么简单

今日头条 美胜传媒 2017-04-29

“现实版祁同伟、现代版武则天”——邓文迪:绝非花瓶那么简单

邓文迪

“我从来不知道自己热爱什么,我只知道我想让父母感到骄傲,想赚到更多的钱来改善他们的生活,想去看看这个世界。”——邓文迪

之所以想写写邓文迪,是因为《人民的名义》中祁同伟的野心与欲望,让我想到了她。邓文迪,现实版的野心女王,她的上位,是靠着一任又一任男人的托举。

但邓文迪绝不是某些人认为的花瓶那么简单。

在1990年代早期,邓文迪作为加州大学学生和其他三名同学组成了一个四人小组,据她当时的教授Daniel Blake回忆这个小组是北岭分校有史以来通过该校经济系的最优先小组。另外一位教授Ken Chapman则记得邓文迪刚来时英文不好,但是之后进步飞快,其非常聪明,学习成绩几乎是A。

Jeffrey Garten,当时邓文迪在耶鲁的经济学教授则回忆邓文迪是一个精力充沛、学习努力、十分迷人的学生。

时任Star TV CEO的Gary Davey则回忆说,邓不是很懂得在大公司工作的规矩,但这也使她很清新、无所畏惧、充满了迷人的自信。

今儿我们主要来看一下,撇开不光彩的上位史,邓文迪身上有什么特质,注定她是个传奇。

1、明确知道自己要什么

履历说明一切:邓文迪的起飞从广州医学院开始,期间认识了美国人切瑞夫妇,并通过他们顺利获得学生签证和资助,在加州州立大学学习。通过与切瑞结婚,获得美国绿卡。进入耶鲁大学学习并获得MBA学位,获得卫星电视公司总部实习生的工作。两年后,成为默多克北京、上海随行译员,一年之后,成为默多克第三任妻子……一切还远没有结束。

从履历看来,邓文迪的目标非常明确,求学、就业、婚恋,不放弃任何向上攀爬的机会。登顶,是邓文迪的终极目标。

心有多大舞台就有多大。

一位密友道出了邓文迪的性格,“她是这样一种人,当她从聚会上归来,会说出遇见的人及听到的事,她不是天才也不是笨蛋,她要她想要的东西”。

“现实版祁同伟、现代版武则天”——邓文迪:绝非花瓶那么简单

我们大多数人,不待社会给予我们什么打击和磨难,就已经打了退堂鼓,想都不敢想,会成为“人物”。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,随波逐流,随遇而安。或者,只是想想而已,欲望没有强烈到为之痴狂。一名普通院校的本科生,这样的起点,有多少人一眼看尽一生?邓文迪却不同,不论出于什么样的境地,她都清楚地知道自己要什么,并为之执着奋斗。

努力到无能为力,拼命到感动自己,我们缺的,正是这股子劲。

2、不错失任何一次机会

邓文迪这一路走来,几乎没有错失任何一次机会。

在一次去香港的航班旅程中,邓文迪恰好坐在了默多克新闻集团的董事Bruce Churchill旁边,当时这位先生正准备上路前往香港担任Star TV的副首席执行官。飞机还没到香港,她已轻而易举地谋到了卫星电视公司总部实习生的工作。如果,上天给你同样的机会,你的邻座就是Churchill,你觉得你会不会比邓文迪做的更赞?

即使机会真的来了,可能我们也抓不住它。要么根本不具备实力,要么根本意识不到那是个机会。而邓文迪,在没有机会的情况下,也可以创造出机会。

在那个她并没有资格出席的高层酒会上,邓文迪设法出现在会场,并“故意不小心”把红酒撒到默多克的裤子上,然后为他拭去。她跟默多克聊了起来,相谈甚欢,然后才有了后来的故事。这里,暂且不考虑她不道德的目的,也不评论她“心机婊”的行为。从创造机会这一点上,不得不让人咂舌。你不知道她如何出现在酒会现场,也不知道她如何三言两语就征服了默多克。

“现实版祁同伟、现代版武则天”——邓文迪:绝非花瓶那么简单

而根本的根本,不是网评的所谓“风骚”,是她的自信、才智与感染力,让她一次次抓住机会。

在英国议会对默多克父子的听证会上,中国"虎妈"邓文迪被全世界媒体大加赞赏。当有抗议者企图将一盘白色剃须膏扔到默多克的脸上,邓文迪左手捉住袭击者的手腕,右手以排球扣杀动作,一掌向袭击者的脑门劈下,勇救自己80岁的老头默多克,“一巴掌成就英雄妻”。连默多克102岁的老母亲都对此事深感欣慰。

在那一瞬间,有多少人像邓文迪一样做出选择、迅速反应。她不仅替默多克化解危机,也为自己扳回一局。

谁能想到,危局之中也暗藏机遇?

3、给予别人他想要的

扒一扒邓文迪的朋友圈,下巴容易惊掉。

阿布拉莫维奇是英超切尔西俱乐部的老板,邓文迪搭上阿布的美貌老婆、俄罗斯名媛达莎·朱可娃,两人好了很多年。阿布夫妻不但出海请她,办PARTY请她,连到中国办切尔西足球学校,也由她安排在北京M餐厅跟潘石屹和张欣夫妻吃饭。

美国总统特朗普的千金——最有钱的80后女富豪伊万卡·特朗普也是邓文迪多年朋友,两人一起看秀,旅行,参加派对。伊万卡曾特意在ins上对邓文迪大书特书,说她是“可以激励你努力工作,积极向上,同时还能让你开怀大笑的好朋友”。

Vogue美国版主编安娜·温图尔,这位时尚圈最有权力的女性也是邓文迪经营了多年的强大好友,在时尚界奥斯卡大 Party Met Gala上,邓文迪是出现次数最多的中国面孔,只有巩俐能并列一级受邀名单。

邓文迪的好友名单上还有许多重量级人物:芭莎男主编Derek Blasberg、电影圈大咖妮可·基德曼、扎克伯格、谷歌人创始人拉里·佩奇和谢尔盖·布林、英国首相布莱尔……

“现实版祁同伟、现代版武则天”——邓文迪:绝非花瓶那么简单

有人会说,作为默多克的妻子,有这些朋友不足为奇。但现实生活是,有些女人离了男人就没法活,但邓文迪离开豪门,自己成了豪门,朋友还是朋友,闺蜜还是闺蜜,事业一路高歌,连外媒都评价,她根本不需要男人。

《美国周刊》主编蒂娜·布朗曾与邓文迪一起主持派对,“她不是那种只会坐在泳池边的主妇。和她共事是种享受,她相当专业,极其擅长把各种人汇集在一起,十分积极主动。”

美国总统特朗普曾评价她:“她会把自己拥有的一切资源给予朋友,相信我,这样的人很少见。所有事情都能引起她的兴趣。跟她对话如同置身旋风中心,因为她可以在短短35秒的谈话中涉及多达五个主题。每次跟她聊天,我基本上总能认识四个可能成为朋友或达成商业合作的人。”

邓文迪还是优秀的红娘,许多名人之间的约会都是由邓介绍的。

善于为他人考虑,资源共享,牵线搭桥,高情商才是邓文迪致胜的关键。

邓文迪,俨然成了一个传奇,以至于,外媒说她和普京在“认真”的谈恋爱时,许多人都信了,因为他们认定邓文迪想到就可以做到。

她身上有励志的精神,也有让人不齿的手段。但谁都无法否认她的彪悍。倒不如以“为我所用”的态度,取精华去糟粕。

有人说,邓文迪是现代版的武则天。

彪悍的人生不需要解释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