纪念“法学鬼才”邱兴隆:愿他的公共担当激励更多人

今日头条 沸腾 2017-09-21

纪念“法学鬼才”邱兴隆:愿他的公共担当激励更多人

▲邱兴隆生前照片。

文/ 蒋海松

2017年9月20日中午,被誉为“法学鬼才”的著名刑法学家邱兴隆教授病逝于长沙,年仅54岁。法学界几乎集体刷屏,悼文频频。

邱教授在壮年之际遽归道山,盛名之下率先离场,他的离去引起学界的哀悼和公共舆论的关注。

究其原因,既在于其独特的生平与烈焰般的性情,构成这个世俗时代中的传奇风景,更在于其学识思想与公共担当,对当代知识人与法律人的社会参与带有一种普遍性启示。孤傲个性与公义担当,成为其人生的一体两面。

笔耕不辍,身体力行推动法学进步

邱兴隆的经历是独特的。少年时代的行伍梦和文学梦都未成真,他考入西南政法大学,开始自己的法律学习与职业生涯。27岁,已成为全国最年轻的法学博士之一,赶上海南建省的热浪,下海经商,却因为债务问题受牵连,两度以“涉嫌非法出版”之名入看守所,后以“投机倒把”罪名逮捕,蒙冤羁押。后获得平冤昭雪。

这个关在看守所里的刑法博士,却写出了中国第一本《看守所工作概论》。他曾和96名死刑犯同监,身边死刑犯的各种命运促使他思考死刑的合理性与限度,未来他成为了中国最著名的呼吁“全面废除死刑论者”。

他还在没有参考书的情况下写出了纯理论著作《刑罚理性评论》。

案件昭雪后,他学术上的洪荒之力爆发,佳作迭出,很快成为母校著名的刑法教授。

2003年,邱兴隆组建成立了中国第一个死刑研究中心,并最早承办了死刑研讨会;他创办律所,进行律师执业,也是最早开设律师学方向的博士生导师之一,成为法学理论与实践的绝佳结合,并被业界赞誉为“三湘刑辩第一人。”

纪念“法学鬼才”邱兴隆:愿他的公共担当激励更多人

▲邱兴隆生前照片。图据湖南醒龙律师事务所网站

他除了自己发表高水平的学术论文外,也堪称学术活动组织家。他以民间身份发起并坚持多年的岳麓刑事法论坛,不动用体制资源与经费,将全国刑法学者邀约共议,是一个将民间声音与主流动态结合起来的成功平台,堪称一次成功实践。

这些复杂的经历当然与其桀骜不驯、不走寻常路的个性有关,但更打下了一个时代商业大潮浮动、法制待完善、法律人该如何前进等诸多时代烙印。

他的浮沉与荣辱,淤积着改革时代的阵痛与伤痕;他的奋斗与成功,也体现了法治之路前行的曙光与期许。

以学者理性洞照现实

而他既专注科研又热衷为公义奔走的行止,也是当下法律人前进的一个方向。

他是法律界最热心于公众案件的讨论者,但他的公共发声往往不是空洞的价值关怀,而更有一种法律的专业与理性。他学术理论的核心“全面废止死刑论”,本身就基于现实的刺激。

而现实中疑难司法案例又使他思考,重返理论,一直在理论与实践中穿梭。在大学任教期间,每学期开学他都要连续开办三场学术讲座,这已成为湖南法学界的邱氏惯例。

以学者的理性洞照现实,是他鲜明的风格。

他关注热点,重视民意,但是又坚持学者的理性,认为学者不应是所谓民意、网意的应声虫。他坚持认为“对于民意不能不看,而是应当怎么看,不能直接拿民众的态度为我们的学术观点辩护”。在这一点,或许他有先行者的孤独,但其背后更是法律思想源远流长的学术理性。

邱兴隆教授个性激烈,情感奔涌,学术之余,写诗填词,留下不少法律艺术作品,其中富含深切的生命关怀。他曾在一首送行死者的诗歌中写道:“死,不必植墓草,骨灰自会沃青蒿。活,不必做祈祷,生命何须畏煎熬!”

而这一次,他却成为被送行者。

但愿他孤绝人生中的公共担当激励更多人矢志前行。